主页 > 社会

全职爸爸的一天

时间:2020-01-13 来源:一个人走吧
全职爸爸的一天

全职爸爸的一天

自从夫人怀上二胎之后,我们就知道生活会出现很多之前不曾遇到的事情,比如说怎么处理两个孩子的时间和精力分配问题。夫人全职带娃很辛苦,我尽量抽出更多的时间来陪孩子,好减轻夫人的负担。夫人也很体谅我,我在家的时候,刷锅洗碗的事情仍然大部分还是她在做,我把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陪孩子上。所以,一直以来,哲哲跟我的关系是很不错的。但所谓关系好,究竟能有多好就很难说了,毕竟我们只是玩儿。这不,考验我们关系的时候终于到了,因为夫人要体检,很早就要出门,我有了一整天的时间单独跟哲哲相处的机会。这是他出生以来,我第一次做全职爸爸。

全职爸爸的一天

前一天晚上我上课之前喝了一大杯美式咖啡,导致当天晚上我熬了很久才睡着。第二天夫人出门的时候,我都没醒,后来听到了哲哲有动静,我才勉强睁开眼,过了一会儿没什么声音了,我知道他又睡着了,我也就继续睡了。等哲哲彻底醒来的时候,我也养足了精力可以带他了。但是,紧接着的一个问题就来了,我特别担心,当他一睁眼看不到妈妈,他会有多伤心。

全职爸爸的一天

挣扎了半天之后,哲哲再也睡不着了。一般在这个时候,他就会开口叫人了:“醒来了!”。于是,我被迫从床上爬起来,把他从小床上抱起来。看到卧室里没有妈妈的身影,他问了一句:“妈妈呢?”我说妈妈去医院产检去了,今天爸爸带你玩儿。他似懂非懂地爬下床,一步步挪到了客厅,果然见不到妈妈的身影,又问了一句:“妈妈呢?”我又说了一遍。我真怕他会哭啊闹啊,结果啥事儿没有,该洗漱洗漱,该穿衣穿衣,很平静地就接受了。我总算松了一口气。夫人这时发过信息来问我们醒了没,我把前后的事情一说,夫人多多少少还有些失落了……当然,更重要的是,一块石头落了地。

全职爸爸的一天

当天最主要的任务就是给哲哲打疫苗,虽然以前也跟着去过,但这真的是有史以来第一次由我自己全程负责。简单地买了点早餐,给哲哲路上吃,我们终于出发了。我们还是比较幸运的,到了医院并没有排长队,可能是当天太热了,来打疫苗的人很少,我们刚取号,就让我们过去登记了。在哪里登记,然后到哪里缴费,然后再去哪里打针,我虽然还算门儿清,但后面有个孩子跟着,不能太快。哲哲也很知趣,他全程不离我左右,不急不躁,他就知道什么时候都要抓紧爸爸的手。即使到了打针的时候,他仍然很淡定,医生让我抓紧哲哲的胳膊,后来我发现根本不需要,因为针打完了,哲哲好像根本啥也没感觉到一样。相反,当他听到其他小朋友鬼哭狼嚎,还用很诧异的眼光看着远方……我不得不感叹陈小哲的勇敢淡定,上次陪他打疫苗也是,打完针之后,面无表情,好像针扎在了别人身上一样。

全职爸爸的一天

打完针之后需要在医院继续观察半个小时左右,这个时候就看出陈小哲的轻车熟路了。他知道哪里有小孩子游乐的地方,径直走了过去,但因为有很多小朋友在玩儿,他又只得远远地看着他们玩儿,不敢走近。我鼓励了半天让他过去,但他就是不肯。好在那些孩子很快就被家大人领走了,小房间里终于只剩下他一个人了,他突然之间就来劲了,滑梯可以自己爬上去,自己滑下来,比他大的小朋友都没那么大的勇气,他就敢一个人爬直梯,一个人滑下来。他是属于那种认准了一个东西之后就不轻易改变的人,所以他能在滑梯上玩儿半天而不厌烦,期间我跟他说可以回去了,被他拒绝了。而且,一旦有新的小朋友进来,他就会立刻让路。我经常感叹,那天又不得不再次感叹,陈小哲在人群中如此羞涩,一个人的时候却又是如此之胆大。

打完疫苗,观察没问题,也就该走了。这个时候正是艳阳高照,酷热难当。我就后悔没有把哲哲的帽子带出来,这也是当爸爸的粗心大意。其实,我原本是要给他带帽子出来的,也已经拿到了门口,结果出门的时候偏偏忘记带了。哲哲呢,他倒是很自觉,一看这么大的太阳,就问我帽子在哪儿,要带帽子。我只能告诉他,没有帽子戴,忍会儿吧!他也就忍下来了。出门等公交等了好久,我就看着他的头皮上有不断的汗冒出来,心里还是很愧疚的,我只能用身躯挡住他,用我的身体做阴影稍微给他点遮阴。

我们等车的地方有钢铁架子做的围栏,我一个不小心,被凸出来的角给割到了,膝盖上一层厚厚的皮掀开了,不一会儿就流血了。我赶紧拿出面巾纸来止血,这个时候的哲哲看着我的腿发愣,他似乎吓傻了。我看到了他眼神里的紧张,想办法来安慰他,我说,爸爸膝盖割破了有点疼,来,你来给爸爸吹吹,吹一下就不疼了。他就真的把嘴巴凑过来,吹了一口气,我开心地跟他说,不疼了!他这个时候才露出了笑脸。直到我们要吃饭的时候,他坐在餐椅上,还会想起我的腿,跟我说:“爸爸,让我看看你的腿。”我抬起腿来,他再吹上一口气,然后才安心地吃饭。说实话,我真的太感动了!

全职爸爸的一天

可能也是因为很感动吧,我不由自主地就把碗里几乎所有的肉都给他吃了。我一直都认为自己还是有点自私的,不大可能会因为谁而这么苦了自己,那么一大块一大块的肉,自己留着不吃给这个臭小子。当我意识到我吃到嘴里的几乎全是骨头,没啥肉时,我有点震惊,甚至都被自己感动了。原来父母爱儿子,真的是出于本能,我都不敢相信我能做到这样,而且一个小时的时间,我没吃几口,都在不停地喂他了。一碗饭有将近一半给他吃了,排骨也基本上被他吃了,留给我的不多,但吃完之后我也不觉得饿了。那一刻,我想起夫人,做好饭尤其是喂完哲哲之后,自己就没什么胃口了。

餐厅离家有将近2公里,我原本想打车回去的,但转念一想,他的滑板车还在公司,我可以用滑板车带他回去。等走到一半,我就开始后悔了。这么热的天,带这个孩子,还拉着滑板车,这真不是什么好玩儿的事儿。走了一半儿的路了,哲哲也累了,大太阳底下的我,一手抱着孩子,另外一只手还要提着滑板车,我不断地自责,干嘛非要省两公里的滴滴车费啊,打车的话早就到家了!

全职爸爸的一天

无论如何,总算到家了。到家之后最要命的问题就来了:午睡!人好像一直就生活在悖论里,小时候死活不肯睡,长大了死活睡不醒。陈小哲现在就属于死活不肯睡的人,他总想着要折腾点什么东西来,好抵抗睡觉的强硬命令。而我呢,前一天本来就没休息好,现在就需要好好睡一觉补充体力,我们就这样斗争了好久。我说要睡了,他就是不肯睡。你不睡,那我睡好吧?他开始哭了,使劲哭。好嘛,一上午这么过来了,啥事儿都没有,结果要午休了,却声嘶力竭地嚎啕大哭。劝了一会儿,逗了一会儿,终于没事了,他又跑下床去,要玩儿充气兔子,还让我给已经瘪了的兔子充气,强忍着睡意给他充好了,他一个人在那里玩儿得欢腾。我实在困得不行了,就任他在床上闹腾,迷迷糊糊中我听见他不一会儿就自己躺下自言自语了,不一会儿就睡着了……我还算比较幸运的,就算他大哭的时候,也没有听到他说过一句类似于“我要找妈妈”的话,只是在跟我撒娇斗狠,哄哄也就消停了。

睡醒之后,妈妈回来了,哲哲很开心,一切都正常了。其实,这一天,我们也很正常,没有发生任何想象中可能会有的不顺。之前,或多或少地都听说过一些爸爸带孩子的凄惨经历,我跟夫人认真总结了一下,觉得之所以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,还是在这么几点:

第一, 也是最重要的,就是爸爸的陪伴足够得多,熟悉度足够,信任感也就足够。哲哲起来第一句话就是“妈妈呢”。听到妈妈不在家的消息,他极为平静地接受,说明没有妈妈在,爸爸一样可以提供足够的安全感;而且,因为陪伴的时间足够多,什么时间他要做什么事,他会有怎样的反应以及需要怎样的应对策略,我的心里都是有数的,任何事情的发生都有足够的应对心理和机制,不会慌手慌脚;

全职爸爸的一天

第二, 平时的疼痛教育足够。我所说的疼痛教育,当然不是打孩子了。事实上,很早就在河坊街买来的戒尺,在家里躺了三年了从来没用过。我所说的疼痛教育,就是让孩子知道疼一下其实没什么。在家里难免摔倒碰倒的事情发生,突然之间一声“嘭”“咚”太正常了,但我们很少会做出特别的表情或者表现得很慌张,即便比较疼的时候,我们也是把他扶起来,或者抱在身上,用非常平静的声音来安慰他。时间久了,他也就比较能忍受痛苦了,除非是因为地面很滑突然摔倒,或者睡觉不老实从床上滚下来,大部分时候他都能自己挺下来。当我看到他打针时那么淡定,我是感到很惊讶的,但同时想想,其实也对,他能够忍下来;

全职爸爸的一天

第三, 对他毅力的培养。当然,这个还需要继续下去,我也不确定他长大之后毅力还能有多少,但我一直都在很有意识地培养他。搬家之后,我们家住五楼,那时候他还小,我跟夫人就从一楼把他抱到五楼。夫人怀二胎之后,我就想着什么时候必须得让他学会自己爬楼梯,至少要在夫人生娃之前。我还是小看了哲哲,他比我预想的提前5个月就能自己上下楼了,只有特别累的时候才想要我抱他。平时带他出去玩儿,也会有意识地让他多走路,多跑动。所以,那天我们从饭馆出来带他走两公里的路,他也就中间有那么一会儿觉得自己好累,需要我抱,大部分时间还是乖乖的站在滑板车上,即便是想要我抱的时候,也不会有激烈的情绪,只是简单地说“好累”。

全职爸爸的一天

当然,养孩子岂止这么简单,现在觉得做得还可以的,以后也就未必了,况且不久之后就不只是陈小哲一个孩子了,面对的挑战会更多。作为爸爸,能全职带娃的时间太少,但即便不是全职带娃,我也是个全职爸爸,毕竟从这个孩子诞生的那天起,爸爸的身份就永远定格在了我的灵魂之中。我在养他的同时,他也在锻造我。我希望我能养大孩子,我也能再长大一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