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体育

武则天登基,推出一样新发明,令地方官员从此战战兢兢不敢贪渎

时间:2019-04-13 来源:老V点评
武则天登基,推出一样新发明,令地方官员从此战战兢兢不敢贪渎

01

唐垂拱年间,柏州城内有一对商贾冤家。一方姓赵,名赵启寿,住城东,是个寿材铺掌柜;另一方住城西,姓卢,名卢蔡,人送绰号“活扁鹊”,开着一家药铺,名龟鹤堂。

不得不承认,“活扁鹊”卢蔡的确医术高明,专治疑难杂症,从鬼门关拽回不少重病患者,这让赵启寿气得眼红,亦恨得牙痒。

能不恨吗?比如前日,一病患家人已从他铺里订了棺椁寿衣,可卢蔡银针一捻,嘿,病人还阳了,寿材自然也退货了。所以啊,赵启寿做梦都想斗倒“活扁鹊”,将他彻底赶出柏州城。

武则天登基,推出一样新发明,令地方官员从此战战兢兢不敢贪渎

02

但说这天深夜,寿材铺的小伙计来福溜出铺子,紧贴墙根摸上了街。

走着走着,突然,一双手从黑魆魆的墙旮旯里探出,抱了他的大腿。“谁?”来福登时吓得肝儿颤,搭眼瞧看,是蓬头垢面的叫花子覃老四。

这覃老四瘦如骷髅,双腿全废,好在两手还灵便,经常拖着残躯和一只鼓鼓囊囊的破口袋在太平桥一带沿街行乞。

“来福兄弟,我都饿三天了,赏几文饭钱吧。”覃老四央求道。

无端受了惊吓,来福拍拍心口哼说:“你冲我讨钱,我还想冲赵掌柜讨钱呢。我娘病了,连炕都下不了,可该死的赵,不扯了,你找别人去吧。”说罢,加快脚步直奔太平桥。

太平桥不是桥,是个丁字路口。在路口一侧的石台上,摆放着尊怒目圆睁的辟邪瑞兽石狻猊。狻猊注视的正前方,是个一尺见方、制作精巧的铜匦,状如现在的举报箱。铜匦四面,均有小门,每个小门上方各有一道半寸窄的投放口,可进不可出。

武则天登基,推出一样新发明,令地方官员从此战战兢兢不敢贪渎

据说,内部嵌有两块隔板,呈“×”形分为四个空当,分别对应东南西北四扇门:

东曰延恩匦,匦门为青色,喻仁义,民间有歌功颂德的辞赋或希望当官的信函,投入此门;

南叫招谏匦,红色,喻忠信,专门收纳分析时政利弊的谏言;

西为伸冤匦,白色,喻公平,专门接收鸣冤叫屈者的诉状和检举函;

北曰通玄匦,黑色,喻聪智,有玄象灾变、军谋秘第的信函可投放此门。

三年前,武则天登基,当年便将铜匦这个构造复杂的新发明由京师推广至地方,遍布各城各县,顿令地方官吏战战兢兢。一代女皇对它感兴趣,毫不为怪。因为她想知道有多少人反对她,更想知道她夺了夫家天下,那些李姓皇亲会不会善罢甘休,任用的官员是不是称职,这都需要人检举揭发。为此,武后还设置了匦使院,隶属中书省。如柏州这样的小县城,匦使每三个月来一趟,收走匦中密函,呈送圣上审阅。

那晚,来福摸到铜匦前,确信周遭无人后,快速将一封信投进了西门。

武则天登基,推出一样新发明,令地方官员从此战战兢兢不敢贪渎

03

一夜无话。

次日早,来福踅到城西龟鹤堂外,探头往里瞅。“活扁鹊”卢蔡手下也有个小伙计,名叫小武子。双方掌柜闹得形同仇人,两个小伙计却处得格外近乎。瞄到来福满面急色,小武子偷偷溜了出来。

“我娘病了,我想和你借点钱救命。”来福迟疑说。

小武子一听,犯了难:“我和锦玉的事,卢掌柜好像有所察觉,最近半年分文没给我开。对了,你咋不向赵掌柜借?”

锦玉是卢蔡的女儿,与勤快善良的小武子暗生情愫。卢蔡虽为神医,但格外爱财。病患如果没钱,他便会将手一指:去城东求副棺材吧,没钱看啥病?就这德行,他哪会同意女儿嫁给个穷伙计?所以,小武子就想攒点钱,带锦玉私奔。

至于来福,命更不济:8岁那年天降灾荒,为活命,父母把他卖给赵启寿做伙计,期限10年。赵启寿巴不得他老娘归天呢,到那时,一副寿材就能换得5年卖身期,继续白使唤他。

“来福,你别急,我们都再想想办法。”小武子劝慰说。

唉,对穷人来说,还有啥法子?来福耷拉着脑袋往回走。功夫不大,前脚刚跨进寿材铺,就听赵掌柜扯着嗓子训斥道:“你死哪儿去了?快干活去!”

来福站着没动,一咬牙,说:“赵掌柜,给我10两银子。”

“10两?你做梦的吧?”赵掌柜嘲讽回道。

“我在路上捡了样东西,你掌掌眼,看值不值这个价。”来福边说边递上一张纸。赵掌柜眯眼一瞧,又惊又喜:“值,值,你从哪儿捡的!?”

武则天登基,推出一样新发明,令地方官员从此战战兢兢不敢贪渎

04

那张纸,确实非同一般,是份检举状。

被检举的人,是柏州城知县邱崇仁。来福说,他给订户送棺椁,走到半路忽觉肚子疼,就寻个旮旯去方便。方便完,正撒么东西想揩屁股呢,突然就瞅到了这张纸。纸上有几个字,曲曲弯弯像县太爷的名,他就没敢往屁股上擦。

赵掌柜忙收好检举状,乐颠颠取出银子甩给来福,并打发他伺候老娘去了。之所以这般大方,兴奋,原因很简单——

那检举状是龟鹤堂的冤家对头卢蔡写的,言辞凿凿,声称邱知县罔顾百姓死活,横征暴敛,对城内商铺亦巧立名目,敲诈勒索,直惹得怨声载道。

哈哈,有了这东西,定能让“活扁鹊”完蛋。不,先狠狠敲他一笔再说:卢神医,你瞧这纸能值百两银子吧?不值?行,那我卖给邱大人去!

而此刻,龟鹤堂内,小伙计小武子也正和“活扁鹊”卢蔡摊牌:“卢掌柜,我想娶锦玉。”

“哼,癞蛤蟆想吃天鹅肉。滚蛋。”卢蔡硬梆梆说道,“除非,你能拿出20两聘金。”

小武子掏出张纸,问:“你看它值不值20两?”

卢蔡抬眼扫去,先是一惊,随即抢在了手中:“你从哪儿弄来的!?”

武则天登基,推出一样新发明,令地方官员从此战战兢兢不敢贪渎

“我去城东送药,走到半路肚子疼,就钻进旮旯方便。” 小武子比比划划,“方便完,顺手捡张破纸想擦屁股,可瞅到纸上有几个字像县太爷的名,就没敢擦。卢掌柜,它能值多少钱?”

值多少?那得看我想要多少!

卢蔡强按亢奋,叮嘱小武子守好铺子,接着直奔向城东。刚走到太平桥,就见两匹快马,得得得飞驰而至。奔到石狻猊前,骑马人翻身落地,打开铜匦四门,取出信函分装入信袋,又一阵风似的驰远。

看来人的装扮,当是匦使无疑。卢蔡暗暗得意:邱大人,你为官贪渎,好日子也该到头了。可一眼没留神,寿材铺赵启寿立在了面前,满脸的似笑非笑:

“哟,这不是卢神医吗?我这儿有件宝贝,你给开个价。”

“真巧,我也有件宝贝,估计不少值银子——”

几乎同时,两位掌柜各自亮出了一张纸;又是同时,两人全惊得目瞪口呆:

赵启寿拿的,是卢蔡写的检举状;而卢蔡手握的,则是赵启寿写的检举状。更不可思议的是,两人状告的都是知县邱崇仁,所列罪状亦如出一辙。

奶奶滴,这可真是活见鬼了!

武则天登基,推出一样新发明,令地方官员从此战战兢兢不敢贪渎

05

两个掌柜,敢检举一县之长,并非胆大,而是武后有令:

对举报者的姓名,任何人不得过问,泄密者,斩。经查证,对事实不实者,不予追究;事实确凿者,给予米、面、酒、瓜和羊肉等五品食奖励,或提拔为官。

赵启寿无意做官,只想利用铜匦扳倒比蚂蝗还贪婪的邱知县。因为,如果他卖出10口寿材,至少六成利润会被邱知县盘剥去。为了回本,他只能一再加价,以致棺材都卖出了活人住的房子价。盘算着匦使将至,他便写了诉状,让来福借着夜色掩护,投进了铜匦。

等来福投送完,他还犯嘀咕呢:万一邱知县根基硬,倒不了,要报复该咋办?眼下,有了来福捡的状子,就等于攥住了救命符。先狠敲卢蔡一把,等邱知县开查再往县衙一送:大人,你瞧好,告你的是龟鹤堂卢蔡!

只是万没料及,卢蔡也让小武子偷投了诉状。一拿到小武子捡的“宝贝”,他居然和赵启寿想到了一块儿。

不对劲,来福发过誓,他百分之百投进了铜匦西门,怎会落进卢蔡手中,没让匦使收走?

显然,卢蔡也想到了这点。不待两人琢磨出名堂,几个捕役横空杀出……

武则天登基,推出一样新发明,令地方官员从此战战兢兢不敢贪渎

06

当夜,小武子匆匆去找来福。两下碰面,张口问的竟是同一句话:谁给你的状纸?随后的回答也完全一样:

是覃老四!

原来,平时,来福和小武子没少施舍覃老四剩菜剩饭。得知他们有难处,覃老四一人给了张状子,对掌柜说的瞎话也是他教的。

解铃还须系铃人,两个小伙计正要去寻覃老四,覃老四已双手拄地爬了来:“你有了钱给娘看病,你能娶上锦玉,好事成双,你俩该请我喝顿酒。”

“锦玉说,卢掌柜是他爹。爹要出事,她一辈子都不嫁人。”小武子急说。

来福亦接茬道:“我娘说了,赵掌柜虽心狠奸猾,可他毕竟给我饭吃,没让我饿死。一好抵百好,不能看他的笑话。覃老四,求你快想个法子救救他啊。”

覃老四摇头叹道:“邱知县心黑手辣,进了他的衙门等于踏进了鬼门关。不过,事在人为,也不是没法子。”

“什么法子?”来福和小武子齐声问道。

“冲喜。天救!”

三日后,来福和小武子给狱卒使了银子,结伴探监。见到各自的掌柜,来福说,昨夜,他梦到了菩萨。菩萨指点,只要掌柜你今后别盼着死人,再把寿材价格降一半,自会逢凶化吉。小武子对卢蔡说,他也梦到了菩萨。菩萨声称,只要掌柜答应他娶锦玉,冲冲晦气,今后碰上没钱的病人也别拒之门外,自会遇难成祥。

赵启寿和“活扁鹊”卢蔡听罢,拖着脚镣扑通跪了地:“我答应,菩萨救命哇——”

武则天登基,推出一样新发明,令地方官员从此战战兢兢不敢贪渎

07

而这番瞎话,也是覃老四教的。不过,说来堪称神奇,没几日,御史台的人还真到了。

经察访,邱知县罪证属实,被下狱,赵启寿和卢蔡检举有功,赏。

而另一个事实是,邱知县彻底懵了:寿材铺赵启寿和龟鹤堂卢蔡的检举状均被收缴焚毁,在匦使打开铜匦的那刻,他也看得清楚,白色伸冤匦内空空如也;再者,《永徽律疏》规定,对越级上访者不仅不予受理,还要严惩,那罪状又是如何送上去的?

对此,来福和小武子也是百思不得其解。

“做人,不能昧良心。你们没少帮我,给我饭吃,我也该帮你们。实话说,你们掌柜被抓,是我给邱知县告的密。若不让他们遭点罪,心会一天比一天黑。”说着,覃老四从破口袋里拽出四个连缀一起、仅有一指头宽的铜皮铁匣,随后做了个围拢的动作。

投送举报状者,多在暗夜出没,加上心慌,压根不会有人注意铜匦被穿了“马甲”。覃老四夜宿太平桥,截取两位掌柜的状子,留下原件,并将誊写的那份投进了延恩匦。基本能想到,武后正听颂歌呢,冷不丁冒出几封检举信。好心情被扰,必会严查。

来福和小武子听出了一身冷汗:“这么做,你就不怕被砍头?”

覃老四拍拍残腿,喃喃道:

“我的祖上,也算大户,落到这般境地,便是被心怀鬼胎的举报人给害的。这几年,我用这法子截下不少捏造罪证的状子,救了几条命,就算死,也值喽。”

作者:刺猬

版权声明:本文由「鱼羊秘史」原创制作,并享有版权。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,欢迎转发朋友圈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