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文化

生活是一句话的虚弱表达 ——关于电影《冥王星时刻》

时间:2019-04-10 来源:老V点评

据野史记载,中亚古国花剌子模有一种古怪的风俗,凡是给君王带来好消息的信使,就会得到提升,给君王带来坏消息的人则会被送去喂老虎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王小波《花剌子模信使问题》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
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一

  如果剪掉一半,就是一部好电影,现在,是一部能让导演自己偷着乐的电影。

  幕布背后的人高傲、自我、独一无二,他没有为了让屏幕前的人而扭曲自己的树,没有剪掉私密和“无用”的段落,他是一个对真实的偏执狂。

  这类的作品是无限的,它不是要说出一句话,而是要记录真实世界的一个真实片段。

  他有自己的艺术坚持,且为自己的艺术坚持付出了代价。    
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五个人在夜里被捕鼠夹夹住了 。

 “夹子”:耻辱柱——丁制片:古老的对成年女性的敌意;小白:未握权力的青年男子;老罗:被隔离在忧伤的文化人之外的时代合格者......每一个人都因为被绑在与众不同的耻辱柱上而陷入孤独和恐惧,而每个人也都是别人耻辱柱的潜在执行者。             应对“夹子”的策略:绝不质疑其合理性 ,不可大声嚷嚷出来,因为那样会非常可笑;暗中行使“伤害”别人的特权,但一定要保持在礼貌之内,决不可被抓住把柄,最好连自己也瞒过去......

  结果:若有所失,默默忍受煎熬,自己也不知为何....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五个人不仅陷入设置在人与人之间的困局,同时陷进了设置在自己跟自己关系的困局里。

这似乎是一个对“自由”和“梦想”如此执着的时代必需的付出的代价。导演、摄像、演员、制片,面对这四张身份名片,你不能说是有谁逼着他们选择他们的工作,或多或少,都是出于自己的一点自由意志,但恰恰因为是自己选的,责任就完全的落在了自己的身上——这是他们孤独的一个原因: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在这件事情上跟他们分担。

如果这孤独止于此,就不可怕,反而有种清冽的美。

但世间事物永不纯粹。接踵而至——受挫。无穷的受挫,这其间因软弱而被绑于隐秘的耻辱柱上,希望跟绝望的焦灼:“灰蒙蒙的”。

这多重的孤独无法言说,唯有默默承受,在无数个被人说成“红胖红胖”而只能沉默的瞬间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为了让黑暗中的“夹子”现身,艺术家们可以选择不同的手段,比如,改变五个人的性格,给予他们类似春苔身上所表现出的那种热度,甚至更剧烈的反抗,而在这种强烈对比中,观众可以更容易的看清存在在我们之间的这座精微的机器工厂,但是很明显,导演并没有这么做。

  因为生活是什么样的,他就让电影里也是什么样的。

  生活中什么都没发生,电影里就是这样;生活中一切都被埋在“沉默”里,似是而非,电影里就是这样;生活中发出些肮脏美丽的微光,电影里也是这样。在鲜艳茂盛的深林中,孤独的人类显得格外刺眼。

 要说什么,要怎样说,要怎样对成品做取舍——他一步步向真实、向自我靠拢,也一步步向本就不会是他的观众的观众远去。

   这样的作品注定寂寞。而寂寞,是它的光。





     把最近读到的东坡的一首小诗给《冥王星时刻》


井底微阳回未回,萧萧寒雨湿枯荄。

何人更似苏夫子,不是花时肯独来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《冬至日独游吉祥寺》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