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运势

历史:唐德宗中央统治力量的加强

时间:2020-01-14 来源:一个人走吧

泾原兵变和李怀光的叛乱表明,那些表面上服从朝廷的内地节度使,他们的力量过于强大,具有割据的倾向,与河北藩镇相比更是朝廷的心腹之患。贞元时期,德宗在对河北藩镇采取姑息政策的同时,开始逐步解决这个问题,比较平稳地削弱了一些内地强藩的力量,尝试性地收回了一些权力。一方面是采取众分节度或移镇他处的办法,解决战乱中形成的某些将领地盘过大的问题。如原来屯守在整个京北地区的朔方军,郭子仪死后仍由李怀光一人统率。在平定李怀光之后,贞元元年被分统于二帅,一部由邠宁节度使韩游瑰统领,成为仅有邠、宁二州的小镇;另一部由振武节度使浑瑊统领,仅有受到打击后的李怀光之众。

浙江东西道是东南最富裕的地区,唐后期最重要的财赋基地。建中时期,理财有功的韩滉一人为浙江东西都团练观察使,治苏州。贞元四年韩滉死后,浙江东西道被一分为三,浙西治润州,浙东治越州,宣歙池治宜州,各置观察使。淮泗地区是江淮漕运通往关中的咽喉,贞元五年,将寿、庐、濠都团练观察使张建封移镇徐州,以寿、庐二州归淮南节度使,而割濠、泗以隶徐州。张建封成为徐泗濠节度使后,备淄青,安江淮,对于保证漕运畅通作出了贡献。但也产生了割据倾向。贞元十六年张建封死后,军中便想自立其子张愔为节度使。德宗命淮南节度使杜佑带兵进行征讨。

失利后,朝廷不得已任命张愔为徐州团练使同时,分濠泗隶淮南,以弱徐州之权。另一方面是相机稳定一些可能发生动乱的内地军镇,并试图自朝廷除拜节度,收回命帅之权。以开封为中心的宣武军,自贞元八年节度使刘玄佐死后,军士五次作乱,逐杀主帅。至贞元十五年,军中推玄佐之甥韩弘为留后。韩弘比起军中其他将领较为忠厚,而且在宣武长大,熟知军情,以其为帅有利于军中的稳定。于是,德宗任命他为节度使。韩弘彻底与淮西吴少诚决裂,并打击军中倡乱者。在镇20年,改变了宣武军人骄纵的状况贞元十六年秋,宣武军北部的义成节度使卢群去世,宰相贾耽建议“自今愿陛下只自朝廷除人,庶无他变”。于是派尚书左丞李元素赴任节度使。

当年冬天,河东节度使李说死,虽以其行军司马郑儋为节度使,但派刑部员外郎严绶赴任行军司马,以为储帅。到第二年七月郑儋死后,便以严绶为河东节度使到贞元末年,通过择派行军司马等方式,朝廷还接掌了一些内地藩镇的权力。以上是德宗在削藩尝试失败后对朝廷与藩镇关系的进一步调整,这种调整对于藩镇格局的改变,为元和时期的削藩创造了条件。与此同时,德宗还进一步加强中央禁军的力量,加强西部边疆的防务,努力增强中央的财政储备,并进行制度上的调整。建中时期朝廷在削藩战争中受挫,使德宗认识到必须建立一支完全由朝廷掌握的强大的军队。泾原兵变和李怀光叛乱更表明,成为朝廷心腹之患的,首先还不是河北藩镇,而是那些表面上服从朝廷的内地节度使。

因此,德宗在与河北、淮西、山东节度使妥协和压平李怀光叛乱后,便不断扩大神策军。神策军是玄宗天宝年间设立的,驻守在临洮,属陇右节度使。安史之乱中奉调入援,后驻守陕州吐蕃入长安,代宗奔陕州,其后神策军随代宗进驻长安御苑中,成为禁军。神策军自有统帅,但由宦官监领。代宗杀鱼朝恩后,一度禁止宦官典兵。在泾原兵变德宗出逃的过程中,宦官窦文场等人又掌握了神策军,但也还是监领。贞元以后,德宗不断扩大神策军,并逐步罢去领兵大将的兵权,并于贞元十二年设立左右神策护军中尉,由宦官窦文场、霍仙鸣担任,将禁军的统帅权交给了宦官。

在宦官主持下,神策军的力量迅速发展神策军待遇优厚,许多地方将领都请求遥隶神策军,称为“神策行营”,受中尉节制。许多内地军镇的将帅都出自神策军。这样,皇帝通过神策中尉控制了一支庞大的军事力量,当时号称15万人。神策军既是禁军,又统辖着战斗部队。除了捍卫京师,还以神策军出镇京西、京北地区,一方面备御吐蕃,使与西北节度犄角相应;同时加强禁军对近畿的控制,稳定中央政府在关中的地位。这样就为进一步解决藩镇和吐蕃问题创造了条件。在许多内地节度使拥兵自重的情况下,这样一支强大的军队,也为朝廷处理与他们的关系赢得了很大的主动。神策军中还培养了一批优秀的将领,为元和削藩准备了军事指挥人才。

打败朱泚,恢复长安,被德宗授为奉天定难首席功臣的李晟,自大历时起为神策军将。其子李愿、李想、李听等也在神策军中成长,皆成为有功于元和时期的大将。财政方面,由于在对藩镇开战和出奔过程中,德宗深受资粮匮乏之苦,所以回到长安以后,更加着意聚敛。一方面,大力加强对江淮财政的督运。当时关中仓廪空竭,军心民心不稳,韩滉、李泌督运江淮漕米大量到达京师,及时解救了燃眉之急。韩滉因功被任命为度支、诸道盐铁转运等使。其后,窦参、班宏、张滂、裴延龄等人相继出掌财政诸使。废除财政诸使的做法此后不再发生,三司户部使、度支使、盐铁转运使掌管财赋的财政体制最后确定下来。

三司的主要职掌在于财赋的征敛,在“量出以制入”的原则指导下,运用其从中央直贯地方的特点,为唐王朝积聚了大量的财物。另一方面,增加税源,加强两税的督征。贞元三年,派度支员外郎元友直为河南、江南、淮南勾勘两税钱帛使,加强对两税正税之外钱帛的征收,将地方非法征调留用的财物及追缴的欠粮欠款收归中央,每年达到百余万缗、斛。酒税在德宗即位之初一度废除,但到建中三年就恢复了榷酒收利贞元九年正月,根据盐铁使张滂的建议,又开始征收茶税。规定凡州县产茶之处及茶山外的要路,都按茶的价值收取1/10的税。盐法改革以来日渐重要的工商杂税,作为按土地财产所征收的两税之外又一个重要税源,其数额和比重越来越大。

德宗在增加财源的同时,还注意节省开支。贞元三年,大省州县官员,收其俸禄以给战士。其后内外百司官员缺额也不补置,缺官的俸禄用来充实帑藏还检括由度支供给的久居长安的胡客,分隶神策两军,每年节省开支50万缗。为了减少对边地戍卒的供应,还采纳李泌的建议,为沿边军镇市耕牛,铸农器,籴麦种,募戍卒耕种荒田。同时允许商人入粟补官。八年,又在西北边疆农业有所发展的情况下,高价购买粮食,积米百万斛。军粮不足的问题基本得到解决。不过,由于德宗一意聚敛,贞元时期各地藩帅争相进奉。他们通过割留常赋,增敛百姓,减剋吏禄或贩鬻蔬果等手段,掌握了大量财物,并冒充是羡余之物向朝廷进奉。

而且,所进献的也只是十之一二,大量的财物被他们敛入私藏。朝廷的违法聚敛和藩镇的进奉,逐渐成为贞元时期的弊政之一。贞元年间,唐朝与周边民族的关系得到较大调整,边疆形势进一步稳定。当时对唐朝形成威胁的主要是吐蕃、回纥、云南。吐蕃在建中时期与唐朝相约和好,边界相对安定。兴元中,德宗想借助吐蕃兵力收复京师,并答应成功之后割让伊西、北庭之地。由于后来没有实现诺言,吐蕃在贞元初年多次向泾、陇、邠、宁等地发动进攻,并占领了盐、夏等州。贞元二年,其游骑及于好畤,距长安不过百里,京师戒严。三年又假借会盟在平凉袭击唐军,德宗甚至想出逃回避。

宰相李泌建议北和回纥,南通云南,西结大食、天竺以共同对付吐蕃。德宗按照李泌的外交战略,于贞元四年将亲生女儿咸安公主嫁给回纥可汗,并同意回纥改名“回鹘”,使其在京西北地区阻挡吐蕃的进犯。又招抚云南,通过剑南西川节度使韦皋于贞元九年接受了云南王的归附请求,并进而使剑南西山诸羌蛮摆脱吐蕃的控制,陆续内附,切断了吐蕃的右臂。十年,云南王恢复南诏的国号,接受唐朝的册封,表示要子子孙孙向唐朝尽忠。这些关系的改变,使吐蕃在西北、西南两条战线上接连受挫,力量严重削弱。不久,吐蕃贵族内部又发生分裂,西藏高原陷入混乱状态。此后,唐朝在与吐蕃的争夺中,逐渐取得了主动。

好了,本期内容到这里就结束了!欢迎在下方留言评论分享点赞,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鼓励!如果想看更多就关注小编吧,每天都有更新!